查资料、找资料就到资料库【Www.ZiLiaoKu.Org】

资料库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中国对台湾的主权不容干涉

第1版()
专栏:社论

中国对台湾的主权不容干涉
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帝国主义在发动侵朝战争的同时,用武力侵占了中国领土的台湾省。从那时以来,长期霸占台湾,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千方百计谋求把台湾省从中国割裂出去,一直是美帝国主义在亚洲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历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核心。十多年来,美帝国主义为了实现这个阴谋,在加紧推行敌视中国、威胁中国和包围中国的政策的同时,力图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的局面。为此,美帝国主义曾经通过各种途径,提出过各式各样的“方案”,什么“一个半中国”啦,什么“台湾独立国”啦,什么“台湾国际化”啦,什么“联合国托管”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但是,同美帝国主义的主观愿望相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威望越来越高,它对国际事务的影响越来越大,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越来越多。而美帝国主义的对华政策却在死胡同里越陷越深,“两个中国”的谬论越来越遭到各国舆论的唾弃,越来越行不通。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国的政府官员不得不一再谈到要对中国采取什么“灵活的政策”,散播“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主张,以求摆脱它的走投无路的困境。
很明显,所谓“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阴谋,不过是“两个中国”的阴谋的变种,其目的无非是要把台湾省从中国割裂出去,使美国对台湾的永久霸占合法化,把台湾变成为美国的殖民地。最近,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富布赖特在他的两次讲话中,就把这种意图说得最为露骨。他明确提出美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比较正常的关系”的条件是“让台湾独立”,“中国共产党人放弃——即使不是明确地放弃,也是默然放弃——他们的征服和兼并台湾的意图。”话说得如此明白,以致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
美帝国主义为了长期霸占台湾并使之合法化,竭力为自己制造所谓“理论的和法律的根据”。这就是荒谬的“台湾地位未定论”。美帝国主义在一九五○年武力霸占台湾的同时,就由杜鲁门发表了一项声明,说什么“台湾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缔结,或联合国的考虑。”美国又在由它一手包办起草、然后同日本片面签订的非法的“旧金山和约”中,故意写明日本放弃对台湾的一切权利,却避而不提台湾已经归还中国的事实,似乎这样一来,台湾的地位就可以被它说成是“未定”的了。
英国政府卖尽力气为美国的这个阴谋效劳。大家知道,从一九五四年起,英国政府就跟着美国提出“台湾地位未定”的谬论。以后,它在联合国表决中国合法席位问题时,就一直按照所谓“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原则进行投票。最近,随着美国加紧推行“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阴谋,英国当局就更加积极起来,大肆活动。英国外交大臣巴特勒在日本竟然一再胡说什么“台湾的前途,在本质上是国际问题”,并且表示英国准备参加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召开的国际会议。这就表明英国政府已经不仅是在替美国的“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阴谋摇旗呐喊,而且企图直接插手,充当美国推行这个侵略中国阴谋的一个探子。
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英国企图捏造所谓台湾地位未定的谬论,来为他们割裂中国领土的阴谋张本,这完全是徒劳的。
台湾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十九世纪末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侵略战争,强迫中国接受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把中国的台湾省霸占了去。正是因为台湾是中国领土这一不可动摇的历史事实,世界各国从未承认过从一八九五年至一九四五年的五十年间日本军国主义对于台湾的占领是正义的。中、美、英三国在一九四三年发表的开罗宣言明白宣布:“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台湾,归还中国。”中、美、英三国于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发表的波茨坦公告中,强调开罗宣言应即执行。日本在投降时也曾接受这项宣言的规定。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中国行使了国际法上所赋予它的由于对日作战胜利的当然权利,在一九四五年十月,由当时的中国政府在台湾接受了战败国日本的投降,并且正式收回了对台湾的主权,宣布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中国的这个行动是完全合法的,它不但符合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条款等国际文件的规定,而且正是这些国际文件所保证要使之实现的。从一九四五年起,中国恢复了对台湾的主权。无论在法律上,或者在事实上,台湾自那时起,便又成了中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事情是这样的明显,因而英国外交部次官梅休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英国下院说,“是根据开罗宣言,中国当局在日本投降的时候,对该岛加以控制,并在此后一直行使着对该岛的控制。”在美国霸占台湾以前,美国前总统杜鲁门在一九五○年一月五日也曾公开宣称:“过去四年来,美国及其他盟国亦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美国国务院一九五○年二月九日对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公开答复中也说,台湾“……已包括在中国之内,成为一省。……包括美国在内的各盟国在过去四年中,已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直到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五日,英国外交部发言人还不得不承认,“开罗宣言说,台湾应归还中国政府,这一点已经做到了。”
由此可见,任何“台湾归属未定”、“台湾地位未定”等等论调,都是绝顶荒唐,完全站不住脚的。今天根本不存在什么台湾归属的问题。美国对台湾的武力霸占,是侵犯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非法行为,这种非法行为,决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合法主权。
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们现在说,日本在一九四五年只是“放弃”了对台湾的所谓“所有权”,而“没有一个政府或政权被提名为这些领土的接受者”。这不仅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以及中国政府已经收回对台湾的主权的事实不符,而且完全是根据帝国主义的强盗逻辑编造出来的荒谬论断。台湾既是中国的领土,不管日本军国主义侵占台湾五十年或者一百年,中国人民完全有权收复台湾。强盗被逮捕以后,他所抢得的东西应该全部归还被抢劫的原主。日本军国主义既被赶走,台湾自然应该归还中国,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阿尔萨斯、洛林归还法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库页岛南部归还苏联一样。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只是肯定了中国人民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从日本军国主义手中收回自己的领土台湾。有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国人民固然要收复台湾;没有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国人民同样要收复台湾。如果台湾被日本军国主义霸占五十年以后就不再成为中国的领土,那末,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国家曾经被帝国主义霸占了几十年几百年的领土,如阿联的苏伊士运河区,印度的果阿,巴拿马的运河区,古巴的关塔那摩,等等,岂非将要永远成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而不得归还祖国了吗?如果允许这种帝国主义的逻辑成立,那末,“强权就是公理”将成为国际法的唯一准则。帝国主义当然喜欢这种逻辑,但是,中国人民和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却坚决反对这种逻辑。鼓吹“台湾地位未定论”的都是在世界上进行着或者进行过殖民主义侵略的帝国主义者,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
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还拿所谓旧金山对日和约没有决定台湾的前途,作为“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法律根据。但是,中国人民是击败日本军国主义的主力,而当时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却被排斥于对日和约的准备、拟制和签订之外。中国政府早在一九五○年十二月四日就声明这个所谓对日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美帝国主义尽管可以拿着旧金山对日和约到处去招摇撞骗,但是它要想凭着这一纸对中国政府没有任何约束力的所谓和约,把它的侵略意志强加于六亿五千万伟大的中国人民,却是绝对办不到的。帝国主义者们随意制造一个条约来决定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的命运的黑暗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们应该牢牢记住这一点。
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英国竭力宣传台湾问题是国际问题,鼓吹通过什么国际会议来解决,这完全是胡说乱道。中国人民解放自己的领土台湾省,这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台湾问题的确还有国际性的一面,那就是美国武装侵占中国的领土台湾省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美国的武装力量从台湾撤走。谁想把台湾问题的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方面混淆起来,在“国际问题”的招牌下插手干涉中国对台湾的主权,都是注定要失败的。
美帝国主义为了推销它的“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阴谋,硬说什么中国放弃对台湾的主权是改善中美关系的“现实”途径。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一向是友好的。中美两国关系出现目前的状态,完全是美国政府采取敌视中国、侵占中国领土台湾的政策所造成的。改善中美关系的唯一途径,正如周恩来总理不久以前在访问亚非国家时所一再指出的,是美国政府用行动表明它愿意改变敌视中国的政策,其他的道路是没有的。指望中国人民拿原则和主权来做交易,完全是白日作梦。
对于美帝国主义在台湾问题上散布的这些谬论,有些人不明真相,可能一时受其迷惑,但是终究会明白过来的。而英国政府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它是甘心为虎作伥,积极为美帝国主义侵犯中国主权的阴谋效劳。英国政府企图用对美帝国主义的这种支持,来换取美国帮助英国维系它在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殖民统治。这种主意是完全打错了。可以肯定,不管英国政府怎样为美国的阴谋卖力气,美帝国主义是决不会因此而手下留情的。从全世界排挤、瓦解和取代大英帝国,是美帝国主义独霸世界的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美国的既定政策,决不会因为英国政府的献媚效劳而有所改变。老实说,英国政府这种做法是损人而不利己的。英国是同中国建立了半外交关系的国家,英国政府这样明目张胆地帮助美国推行侵占中国领土台湾的阴谋,它究竟打算把中英关系推向何处呢?
台湾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对台湾的主权,不需要任何人批准,也不容许任何人干涉。中国人民解放自己领土台湾的决心是不可动摇的。台湾必将回到祖国的怀抱。任何人企图玩弄把台湾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割出去的阴谋诡计,都一定要遭到彻底的破产。

改变耕作粗放习惯 提高粮棉单位产量 辽宁推广高城子队精耕细作经验

第1版()
专栏:

改变耕作粗放习惯 提高粮棉单位产量
辽宁推广高城子队精耕细作经验
据新华社沈阳十日电 辽宁省各地农村广大干部和社员,热情地学习著名劳动模范徐宝岩长期坚持改革耕作技术的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进一步推动了比学赶帮竞赛活动的开展。
往年,辽宁许多地方由于地整的不细,种子选的不好,地下害虫为害,以及铲趟伤苗等,一般每亩地都缺苗一二成以上,成为长期影响粮棉单位面积产量提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今年,各地公社生产队推广徐宝岩保全苗的综合性技术措施,从备耕开始就从各方面为保证苗全苗壮创造条件。盖平、辽阳、铁岭、海城等县许多社队,在春播中基本上做到了“四不种”:地不整好不种,种子不彻底选好不种,不经过发芽试验不种,不用药物拌种不种。播种前都进行了深耕细耙,搂净茬子,打碎圪垃,达到地平土碎。种子选了再选,做到了纯度高、质量好。各地准备的拌种农药都比去年增加一两倍。各地还因地制宜地积极为推行合理密植做准备。平原土质肥沃的地区,普遍准备在原来的垅宽基础上进行缩距增株。鞍山地区各县人民公社,今年推行缩垅增行的面积将比去年扩大一倍以上。
共产党员徐宝岩是辽宁省辽阳县小屯人民公社高城子大队的大队长。这个大队过去由于广种薄收,耕作粗放,以及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土地是风沙地、山坡地和涝洼地,粮食和棉花产量很低。一九五六年合作化以前,这里每年需要国家供应粮食二三十万斤。合作化以后,社员们在党的领导下,在徐宝岩的带动下,认真贯彻“农业八字宪法”,改变粗放耕作习惯,坚持精耕细作,逐渐改变了粮、棉低产面貌。一九六三年,这个大队播种的二千六百多亩粮食作物(包括大豆),平均每亩产量提高到五百七十九斤,比前一年增长了百分之十五点五,比一九五五年增长一倍半。一千六百亩棉田,平均每亩产皮棉九十斤四两,比前一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七点六。粮棉的单位面积产量都比辽阳县的一般生产大队高一倍左右。单位产量提高以后,高城子大队不仅粮食自给有余,交售给国家的粮棉也越来越多。社员收入不断增加,生活大大改善。
徐宝岩从一九五三年担任互助组长时起,就开始研究和试验各种精耕细作的技术。他先在小块土地上,后在大块土地上试验变大垅稀植为缩垅增行,结果种的高粱和棉花都比大垅栽培的增产很多。前后经过七年的试验、示范和推广,到一九五九年,大队的全部耕地实行了缩垅密植的作法,废除了大垅稀植的耕作方法。这项改革等于给大队增加了百分之二十的耕地,每年可以多打粮食三十万斤。
徐宝岩还和社员们一起进行了繁育良种、合理施肥、保证全苗、适当早播、增加作物生育期等一系列耕作技术的试验和研究,并总结出一套“以全苗为前提,以合理密植为中心,以肥保密,以管保产”的综合性农业增产措施。在这个基础上,大队还建立了保证精耕细作的生产管理制度。最近几年,这个大队种的地,普遍做到了粪多、种好、无草、无虫、耕作细致适时等要求。
徐宝岩和高城子大队创造的经验,受到了各级领导部门和当地群众的重视。辽宁省委几次系统地介绍和传播他们的经验。去年,鞍山地区有七十万亩土地实行了缩垅增行,合理密植,有二百九十多万亩土地采用手间苗,做到了等距全苗,每亩地都比前一年增产一两成以上。辽阳县重点推广徐宝岩经验的五个公社,都获得了大幅度增产。全县有三个公社、一个农场、一百二十八个生产大队粮食亩产量都超过了四百斤。全县有七万五千多亩棉花,平均亩产皮棉四十八斤七两,创造了当地棉花产量最高的纪录。

刘少奇同志会见古巴教育代表团

第1版()
专栏:

刘少奇同志会见古巴教育代表团
新华社十一日讯 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今天下午会见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革命教育学校访华代表团团长、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革命教育学校全国领导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卡尔洛斯·冈萨雷斯,团员:中央工会全国革命教育学校校长恩里盖·索托马约尔,全国教员工作委员会负责人赛尔希奥·冈萨雷斯,奥连特省革命教育学校主任雨果·奥旦罗,卡马圭省革命教育学校主任阿尔曼多·阿马多。
刘少奇同志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会见时在座的,有中共中央委员伍修权,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副校长贾震,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康永和,中共中央机关负责工作人员李锡三等。古巴驻华大使皮诺·桑托斯也在座。(附图片)
左图:刘少奇同志会见古巴教育代表团全体成员。左起第三人是卡尔洛斯·冈萨雷斯团长。  新华社记者 吕厚民摄

朝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到京 朱委员长举行宴会欢迎贵宾

第1版()
专栏:

朝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到京 朱委员长举行宴会欢迎贵宾
新华社十一日讯 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议长崔元泽和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康良煜率领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在访问东南亚一些国家以后,今天下午乘飞机由昆明到达北京。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是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的邀请顺道在中国进行参观访问的。今天,贵宾们在北京机场受到朱德委员长,李维汉、林枫副委员长的热烈欢迎。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人大常委会委员王维舟、刘宁一、武新宇、张苏、季方、梅龚彬、谢扶民,副秘书长余心清、连贯、赵伯平,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中朝友好协会会长李德全,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胡耐秋,北京市副市长王纯等。少先队员向贵宾们献了鲜花。
朝鲜驻中国大使朴世昌,柬埔寨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军,也到机场迎接。
新华社十一日讯 朱德委员长今晚举行宴会,欢迎由崔元泽议长和康良煜副委员长率领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维汉、林枫,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等出席了宴会。朝鲜驻中国大使朴世昌应邀出席了宴会。
朱德委员长在宴会上首先讲话。他说,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这次访问东南亚一些国家,进一步加强了亚洲人民的友谊和团结,对于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崇高事业,作出了有益的贡献。我们衷心地祝贺代表团的访问成功。
朱德委员长热烈颂扬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伟大友谊和战斗团结,正在与日俱增地向前发展,并且赞扬朝鲜人民在以金日成同志为首的朝鲜劳动党的领导下,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朱委员长说,朝鲜人民高举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旗帜,为支援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斗争,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朝鲜劳动党为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纯洁性,为维护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的团结,同现代修正主义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以能够有朝鲜人民和朝鲜劳动党这样坚强的革命战友而感到自豪。
崔元泽议长在讲话中热烈颂扬朝中两国人民在长期共同革命斗争中结成的亲密友谊。他说,朝鲜人民把始终坚守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革命原则的中国人民,当做自己真正的朋友。
他说,今天中国人民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胜利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同时坚决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现代修正主义者,为世界革命的伟大事业勇敢地前进。
崔元泽议长谈到今天的国际形势越来越有利于革命的人民。他说,我们这次访问东南亚一些国家,亲眼看到为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为维护民族独立和自由而燃起的革命火焰日益高涨。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在这个革命火焰中,必将遭到可耻的失败。
出席宴会作陪的,还有人大常委会委员王维舟、刘宁一、华罗庚、陈劭先、陈其尤、武新宇、张苏、张治中、季方、赵寿山、胡子昂、茅以升、梅龚彬、杨明轩、谢扶民,副秘书长余心清、连贯、赵伯平,以及沈雁冰、李德全、韩念龙、楚图南、杨之华、王纯等各方面的负责人。
宴会之前,朱德委员长同崔元泽议长及其他朝鲜贵宾们进行了亲切的会见。宴会之后,中朝友协举行文艺晚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工作者演出精彩歌舞,招待朝鲜贵宾。(附图片)
五月十一日,朱德委员长会见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长崔元泽和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康良煜率领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代表团全体成员。图为会见时合影。 新华社记者 陈娟美摄

抗议巴西当局企图把我人员提交军事法庭 我三团体要求立即释放我人员

第1版()
专栏:

抗议巴西当局企图把我人员提交军事法庭
我三团体要求立即释放我人员
新华社十二日讯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新华通讯社今天联合致电巴西临时总统布朗库将军,抗议巴西当局无理逮捕和长期扣押中国贸易工作人员和新闻记者并要把他们提交军事法庭审判,要求巴西当局尊重国际法,尊重人权,立即释放中国人员,使他们恢复正常的业务活动。电报全文如下:巴西合众国临时总统布朗库将军: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巴西代表处副代表、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副经理王耀庭和工作人员马耀增、朱贵宝,赴巴西中国经济贸易展览会筹备小组组长侯法曾和工作人员王治、苏子平、张宝生,新华社驻巴西记者王唯真和工作人员鞠庆东,自从四月三日在里约热内卢被巴西当局无理逮捕以来,已被非法扣押一个多月了。上述九位中国人员是根据中巴两国有关方面的协议,经巴西政府同意进入巴西,并取得巴西政府发给的居留证件合法居留在巴西的。他们在巴西从事贸易、筹备展览会和新闻报道方面的正常业务,全部活动都是为了促进中巴两国人民的友谊。巴西当局竟然背弃它所承担的国际义务,无理逮捕他们,长期扣押,并且刑讯虐待,企图诬加他们“颠覆活动”和“间谍”罪名,这种违反国际法准则,蹂躏基本人权的行为,在国际关系上是罕见的。一个月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两次发表谈话,提出强烈抗议,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以及中国各人民团体和被捕人员的家属曾一再呼吁,要求释放他们。全世界各大洲的各界知名人士和舆论界纷纷声援中国人员,要求释放他们。但是巴西当局完全不加考虑,仍把他们关入陆军监狱,继续审讯逼供。最近巴西当局竟表示,要以“违反巴西国家安全”的莫须有罪名,把中国人员提交军事法庭审判。我们严正抗议这种无理的作法。九位中国人员的行为是光明磊落的。就在巴西当局逮捕他们之后,瓜纳巴拉州保安局长古斯塔沃·博希斯上校就曾向新闻界宣布,并无中国人员犯罪的证据,也无任何涉嫌的物证。根据一个月来巴西报纸发表的消息,巴西当局根本无法证明他们的指控,只能把中国人员的书籍、新闻材料以至学习葡萄牙文的词汇表和介绍中国古代的“火鸟”和“火龙”的文章(这篇文章曾在西德、日本、芬兰、意大利、以色列等许多国家的报纸上刊登过)作为他们的“罪证”而要把他们交付军事法庭审判,这是十分可笑的。把从事和平的民间活动,致力于国际贸易和新闻报道的中国人员交付军事审判,这是严重违反国际准则和背弃国际信义的行为,只能沾污巴西的国际声誉和损害和平的国际合作。我们对这种迫害表示强烈抗议,要求阁下立即采取措施,停止对无辜的中国人员的审讯和迫害,恢复他们的自由和正常业务活动。我们还要提请阁下严重注意:美帝国主义勾结蒋介石匪帮企图劫持中国人员押送台湾的阴谋,业已大白于世,而蒋介石特务分子,还不肯罢休,想继续插手这一事件,以达到它的罪恶目的。阁下假如希望遵守国际信义和保持巴西的声誉,就应明白禁止蒋介石特务分子的有关阴谋活动。我们等待着阁下的答复。顺致敬意。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
新华通讯社
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二日

肯尼亚政府代表团离京回国 陈毅副总理和首都各界一千多人到机场欢送

第1版()
专栏:

肯尼亚政府代表团离京回国
陈毅副总理和首都各界一千多人到机场欢送
新华社十一日讯 肯尼亚内政部长奥廷加率领的肯尼亚政府代表团,结束在中国的友好访问,今天早晨乘飞机离开北京回国。
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以及首都各界一千多人,到飞机场欢送肯尼亚贵宾。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和锣鼓声中,奥廷加部长、穆隆比部长等贵宾由陈毅副总理等陪同绕机场一周,同欢送群众告别。这时,欢送队伍中彩旗、花束飞舞,“中肯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岁!”“中国非洲人民的友谊万岁!”“亚非团结万岁!”等口号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少年儿童向全体贵宾献花。
到机场欢送的,还有包尔汉、廖承志、曾山、叶季壮、姬鹏飞、方毅、卢绪章、丁西林、吴晗等各方面负责人。
肯尼亚驻中国大使亨利·穆利,非洲国家和苏联的驻华使节,英国驻中国代办,印度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也到机场送行。

布隆迪议会代表团离开我国 朱委员长和首都各界一千多人到机场欢送

第1版()
专栏:

布隆迪议会代表团离开我国
朱委员长和首都各界一千多人到机场欢送
新华社十一日讯 由布隆迪王国国民议会议长塔德·西里乌尤蒙西率领的布隆迪王国国民议会代表团,结束在中国的友好访问,今天早晨从北京乘飞机离开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副委员长李维汉,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包尔汉,以及首都各界一千多人,前往机场欢送贵宾。
贵宾们由朱德委员长等陪同,绕机场一周,向欢送的群众告别。这时,机场上锣鼓声、掌声和欢呼声交织成一片。人们挥舞花束和彩旗,热情地高呼:“中布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岁!”“中国非洲人民的友谊万岁!”“亚非团结万岁!”少年儿童向全体贵宾献花。今晨到机场欢送的,还有人大常委会委员华罗庚、陈劭先、陈其尤、陈其瑗、武新宇、张苏、季方、赵寿山、胡子昂、茅以升,副秘书长余心清、连贯、赵伯平,以及姬鹏飞、卢绪章、吴晗、杜干全、张铁生、柳雨峰等有关方面负责人。

重点在这里

第1版()
专栏:编后

重点在这里
人少地多地区怎样实行精耕细作?辽宁高城子大队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答案。高城子大队的经验,归结起来是这样两点: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
我国有大片人少地多地区,长期以来,世代相传的耕作习惯是广种薄收。抛弃这个落后的习惯,首先需要徐宝岩那样的革命精神,敢于革大自然的命,敢于革习惯势力的命。高城子大队的许多耕作措施,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地方,然而,他们的革命精神,无疑是适用于任何地方的。
高城子大队经验的可贵处,还在于他们把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大队长徐宝岩从一九五三年担任互助组长起,就开始研究和试验各种精耕细作的技术。先是针对传统的大垅稀植的根本弱点,在小块地上作缩垅增行试验,然后在大块土地上继续试验,连年获得成功,并且逐步总结出一套比较完整的综合性农业增产措施。高城子大队的许多耕作措施,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地方。然而,他们的科学态度,无疑又是适用于任何地方的。
辽宁各地农村学习和推广高城子大队先进经验的重点当然也在这里——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并且把两者紧密结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