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资料、找资料就到资料库【Www.ZiLiaoKu.Org】

资料库  > 报纸  > 人民日报

美国务院发言人说美国反对红色高棉重新控制柬埔寨

路透社二日援引国务院发言人的话说,美坚决反对红色高棉在任何新的柬埔寨政府中发挥重大作用,美不会同那样的政权密切合作。

布什总统二日要求全世界谴责巴拿马的选举骗局

路透社报道,布什说美国将不承认为使铁腕人物诺列加继续掌权而策划的一次假选举的结果。

荷兰中右联合政府二日夜间辞职

合众社报道,荷兰将于今年九月举行大选,比原订计划提前八个月。

美称赞阿拉法特承认以色列的存在

法新社二
    日报道,美国务院认为阿的讲话是一个值得欢迎的事态发展。

阿拉法特的私人助手遇刺受重伤

路透社二日报道,黎巴嫩保安人员二日宣布上述消息时说,这个案件是在黎巴嫩的巴解组织内部权力斗争的一部分。

阿盟指责贝克阻挠世界卫生组织接纳巴解

美国国务卿贝克一日扬言,如果世界卫生组织接纳巴解为正式会员,他将建议美政府停止向世界卫生组织交会费。贝克的讲话遭到了阿拉伯联盟驻联合国代表的谴责。

纳吉布拉宣称巴计划出兵夜袭贾拉拉巴德

据外电报道,他二日说,巴基斯坦正计划出兵一万五千人夜袭阿富汗东部具有战略意义的贾拉拉巴德,夺取该市后再转交给阿富汗游击队。

苏专家分析:二十一世纪国际关系的特征

    【本报赫尔辛基4月19日电】芬兰《外交政策》杂志最近发表了苏联科学院美国加拿大研究所亨利·特罗菲缅科教授对该报记者的谈话,摘要如下:
    就目前国际体系的基本结构而言,依然是美苏两极,这种格局不会突然发生变化。
    用军事手段影响国际形势的作用更加有限,而经济力量的意义却在加强。在这个意义上说,近年内日本和中国的经济与政治作用必将加强。而西欧虽然谋求一体化,但现在还不能说,下世纪初它将在政治上与经济上变成重要的势力中心。小国却能因其经济的顺利发展而在国际政治中比现在拥有更多的发言权。
    国际关系正处在剧烈的变化过程之中,21世纪将具有下列特征:
    基本结构依然是两极,竞争与合作、冷战与缓和等因素同时存在;
    东西方之间竞争的缓解可能导致西方盟国内部竞争的加剧,特别是日本与美国的经济竞争激化;
    除日本之外,某些亚洲国家的国际作用加强,比如中国和印度;
    大国关系继续向良好方向发展,裁军领域可能出现成果,美苏竞争也仍将继续,但将是较低水平的竞争,不会有任何重大的军事行动;军备并不一定能减少,军备的重点可能将向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转移;西欧军事一体化加强,这并不是指军备增加,而是仅指规划新的合作和加强政治一体化,各国更关注解决自身的内部问题;
    与传统的国家活动并行,存在有超国家的活动个体一大跨国公司、国际组织和联合体。它们作用的增长可能会对国家主权概念产生崭新的解释。

苏报说美企图干涉东欧国家内部进程

    【塔斯社莫斯科5月2日电】《真理报》今天发表评论说,美国某些集团目前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的过度关心的原因在于,美国极其顽固地企图干涉欧洲社会主义国家正在出现的内部进程。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某些集团今后仍打算对东欧国家持所谓的区别对待态度。同时,华盛顿和北约其他国家首都对它们所谓的外部企图在大西洋家庭内制造纠纷的种种说法又相当敏感。它们认为,时常警告莫斯科有在北约、在大洋两岸的盟国关系中“打楔子”的企图是自己的义务。
    该报强调指出,“在‘全欧大’厦中不应当存在政治阴谋”。

外电评述袁木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

    【美联社北京5月3日电】中国政府今天拒绝了抗议学生提出要政府承认他们新成立的独立学生会的要求。
    政府还声称,一些反对共产党统治的人物在幕后煽动学生抗议者,但没有指明这些人物是谁。
    这一指责似乎预示着中国政府将对学生们所拥戴的自由思想者采取行动。
    袁木没有点名指责方励之煽动学生抗议者,但是他对方的爱国主义提出质疑。
    袁说,他不能不认为一些学生也将会被指责采取了非法活动的可能性,但政府相信大多数学生是爱国的,他们的热情是得到爱护和完全理解的。
    【法新社北京5月3日电】中国今天拒绝了独立的学生领导人提出的与政府进行新的对话的要求,但是暗示警察在目前不会对他们的运动进行镇压。
    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对记者们说,学生活动分子昨天提出的最后通牒包含有“强硬的先决条件”,这些先决条件政府是不能接受的。
    【路透社北京5月3日电】政府发言人袁木今天排除了同新成立的独立的学生会进行会谈的可能性。他无视学生们提出的最后限期,学生们要求在今天中午1点以前对他们的要求作出积极答复。
    袁木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以最后通牒的形式提出请愿是一种威胁性的作法。”这次记者招待会是三周前全国发生学潮以来举行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
    他呼吁学生们不要打扰亚洲开发银行年会,这次会议将于明天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将有2000余名银行家和官员参加。西方外交官说,当局试图缓和紧张气氛,这次学生运动已成为文化革命结束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政府的抗议活动。
    中国中央银行的一位高级官员在另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说,如果有必要,亚行开幕式可以从人民大会堂迁到别的地方举行。
    他说:“目前,尚没有这种必要,但如有必要,我们可以安排到一家饭店去举行。”

穷国谴责富国的霸权

    【法新社巴黎4月28日电】各国人民争取权利和解放国际联盟今天在这里宣布,“最贫穷的7国人民”首脑会议将于7月15日在巴黎举行,以谴责“7个最富国家的霸权”。
    被称为TOES—89(另一次经济首脑会议的英文缩写)的首脑会议将使世界上最贫穷的7国人民的“非政府代表”联合起来。最贫穷的7国人民是:巴西亚马孙流域的印第安人,以及孟加拉国人,布基纳法索人,海地人,莫桑比克人,菲律宾人和扎伊尔人。这次会议同第15次7国集团首脑会议恰好同时举行。7国集团的成员为:西德、加拿大、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日本。
    各国人民争取权利和解放国际联盟在一则声明中说,它想通过举行这次会议提供一个“非政府论坛”。该论坛将提出“取代7个最富国家的霸权的建议”。

匈牙利拆除匈奥边界电网

    【美联社匈牙利海吉什豪洛姆5月2日电】匈牙利从今天开始切断它与西方边界上的电网,从而实际上拆除了其间的障碍物。
    匈牙利内务部长克瓦里说,这一事件标志着匈牙利与西方关系中“一个时代的结束”。数十名西方和匈牙利新闻记者站在泥地里采访,身着绿装的士兵含羞地看着他们。
    克瓦里说:“匈牙利的公开性包括许多方面,其中一个方面就是使匈牙利更加接近西欧。”
    他说,全长为4.5—5公里的电网设施可望在1周内拆除。电网与边界线之间的无人地带大约为1.5公里宽。这项工程结束后,匈牙利人可以直接走到边界线。
    今年2月,匈党领导作出决定:鉴于匈牙利与西方,尤其是与奥地利关系的改善,电子警报系统可以拆除。

外电报道:西洪集中讨论对付红色高棉

    【路透社雅加达5月2日电】(记者乔纳森
    ·撒切尔)柬埔寨总理洪森说,他今天同抵抗阵线领导人西哈努克亲王进行的会谈取得了进展。这次会谈集中讨论了如何对付他们共同的敌人红色高棉的问题。
    洪森对记者们说:“是的,西哈努克亲王和我本人在今天上午的会谈中和工作午餐期间集中讨论的正是这个(红色高棉)问题。”
    抵抗阵线的一位官员同意已在一些次要问题上取得了进展的说法。但他说,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红色高棉仍然是主要的障碍。
    一位外交官也持这种有点乐观的看法。他说:“双方都表现出了一点诚意……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但有点进展。”
    【法新社曼谷5月2日电】外交人士和柬埔寨人士今天说,红色高棉看来对于柬埔寨抵抗运动领导人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金边总理洪森之间的会谈可能出现突破一事感到担心。
    西哈努克亲王表明他“准备放松他的立场”的讲话被河内支持的金边政权领导人洪森称之为“好的、令人愉快的消息”。
    这些外交官员说,红色高棉的担心由于泰国对河内及其老挝和柬埔寨的政策发生了巨大变化而加重了。

美对第三世界国家生产导弹能力提高感到不安

    美联社援引美官员二日的话报道,这种趋势带来的威胁越来越大。

美报说一些学生企图建立联系网

    【美国《纽约时报》5月2日报道】题:中国学生企图建立联系网(记者谢里尔·伍敦发自北京)
    来自中国几个城市的学生今天在北京大学讨论同全国各地学校建立联系的计划。
    虽然在其它城市举行一些示威游行,但是没有一次游行接近北京在星期四举行的集会的规模。
    在北京学习的一些学生利用五·一节假日前往其它城市,而别处的学生陆续来到首都交换意见。
    来自上海复旦大学的一名24岁的电机系学生张某说,他来北京同这里非官方的学生会建立联系。
    他承认,迄今为止上海的示威游行是软弱的,只吸引了几千名示威者。

匈党眼下最大危险是无政府主义和分裂

    【匈牙利《人民自由报》4月24日报道】题:匈党总书记格罗斯4月23日在匈共青团12大上的讲话
    在讨论中许多人都表示,党需要青年。他们说得很对!但我还要再加上一句:青年也需要党。我真诚地认为,尽管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过去和现在有各种各样的错误,但它有能力使国家摆脱目前的危机。党是人民的党,它努力去代表一切把社会主义看作是我国未来的社会阶层和团体的利益。但遗憾的是,它仍是一个处理具体事务的党,多年来的成功执政使它过份重视了行政的手段,而不是运动的方法和手段。
    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是一个继承传统的党,同时也是一个不断更新的伙伴。我们必须清楚,党所追求的是社会主义、民主、机会均等、振兴、法制国家和自行组织的社会。现在党内外对改革有许多不同的看法。许多人想以旧的方式来创造新的东西。有人把无限制地扩大改革看成是最终目的,有不少人正在党内或党外削弱党的力量。也有人企图把车轮拉向倒退。
    有人提出,改革的速度是不是放慢了?我认为改革正在坚定向前发展,当然有些曲折,因为改革的道路是前人从未走过的。说大话的时代正在结束。更加俭朴地,但又是更顽强地、更坚决地工作的时期正在到来。我们应当懂得:从华丽的辞藻中不会产生社会主义。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是一个组织,但是一个有许多思想和政治流派的党,今后也将是这种情况。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今后也将是一个坚持改革的党,将开展两条战线斗争,但眼下更大的危险是无政府主义和分裂,而不是倒退。